校园贷年利率高达70% 有学生竟说“很划算”

  羊城晚报记者 戴曼曼

  继深圳之后,广州也开始对校园贷款展开专项检查。昨日,羊城晚报记者从广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获悉,该协会已经下发《关于规范校园网贷借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配合广州市监管部门对校园网贷行为进行整治和查处。然而,羊城晚报记者连日走访却发现,以往高调的校园贷在开学季悄然玩起了“隐身”……

  记者调查

  新学期校园贷玩“隐身”

  今年以来,从低门槛的“隐性高息”到“暴力催收”,校园贷问题集中爆发,出现了“裸条”借贷、大学生陷校园贷负债自杀、深陷个人征信危机等恶性事件。为此,广深等地相继开展了对校园贷的专项检查。

  时值开学季,广州校园贷款的现状究竟如何?

  羊城晚报记者连日走访了中大、暨大、广工、华工等多个已经开学或准备开学的高校,均没有发现校园贷的身影。有业内人士向羊城晚报记者爆料,这类校园贷的广告早已“隐身”了!

  这与部分学生的说法不谋而合。在大学城某高校就读大二的小蔡透露,自己上学期接到过校园贷的宣传单,大多集中在宿舍楼下和饭堂等地派发。但小蔡说:“这学期开学后,我除了在厕所门板看见过类似的宣传广告,其他地方不见有人派发了。”

  为何校园贷玩起了“隐身”?一名网贷业内人士透露,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已经针对校园贷展开摸查,校园贷的各家平台有所顾忌,逐渐转向以QQ群、微信群的宣传方式进行推广;另一方面,高校本身也意识到了校园贷可能带来的风险,相应对类似宣传采取了禁止措施。

  “相对来讲,硕士以上群体进行校园贷的需求更少了。”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相对于一些知名高校的大学生,校园贷的目标客户更倾向于高职院校学生,这也是如今校园贷“隐身”大学城校园的原因。

  “见不到宣传单页并不意味着不存在。”有业内人士认为,“只是存在的形式更加隐秘,即使是名校学生,只要通过网络等渠道,依然可以接触得到校园贷。”

  然而,正是“隐身”的校园贷也让监管部门感到了困惑。有监管部门人士表示,与记者暗访的情况一样,进行摸查的时候,很难确切掌握非本地校园贷平台在广州的活动情况。

  如何监管

  广州互金协会开出校园贷“八项不得”

  除了广州昨日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要求对广州地区的校园贷款情况进行摸查外,此前深圳也出过类似的通知。

  为何监管频繁针对校园贷出招?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部分不良网络借贷平台采取虚假宣传的方式和降低贷款门槛、隐瞒实际资费标准等手段,诱导学生过度消费等乱象亟需规范。

  在广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昨日发出的《通知》上,一共包括了八条禁止行为,简称“八项不得”(见右)。

  今年5月份,教育部和银监会曾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大对不良网络借贷的监管力度,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的日常监测机制,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的拓展情况。

  8月24日,银监会又再次强调,目前对校园网贷采取“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要求暂停涉及到暴力催收、发放高利贷等违法违规业务,按照管理规定移交相关部门,整改存量业务;加强教育、规范引导。

  “可以说协会的做法也是响应教育部和银监会对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指示要求。”方颂表示,今年5月中旬,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已对会员单位的校园贷消费贷业务进行摸查统计,目前广州互金协会只有一家平台在外地开展校园贷业务,且成交量不大。

  “广州本土开展校园贷的企业只有四五家,业务规模可控。”不过方颂承认,目前的风险点更多集中在外地企业在广州校园开展校园贷业务的情况,因此广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在跟有关部门协商,将抄送各大高校,要求多方配合、通力合作监管好校园贷业务。此前,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透露,目前深圳正在从事校园贷的平台有26家。

  有业内人士质疑,一个地方协会要求整顿校园贷,到底威力有多大?对此,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表示:“在相关部门授权和支持下,我们也提供了举报的渠道,后续会开展排查整治活动。”

  校园贷“八项不得”

  不得放松对借款学生的资格条件、信息的真实性、借款用途、还款能力等方面的审核;

  不得以任何形式隐瞒手续费、服务费、利息、逾期罚息等所有费用情况等。